秋葵视频app官方版下载

北乾城外。

两个灰衣修士鬼面狰狞。当初被苏墨所伤的灰衣男修,已经不带任何的伤痕了。

“师姐,他完消失了,连气息都没有了。”灰衣男修冷声道,“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已经道消魂灭了。”

“那样的修士,怎么会在北乾城道消魂灭?”灰衣女修摇了摇头,“他多半是意识到了一些问题。然后,用秘法隐匿了一切。”

“嗯!”灰衣男修沉沉地点了点头。

“不过,他能在你我的眼皮底下无声无息的消失也真是厉害。无罪一脉,竟然有这样超群的人物?”灰衣女修似乎有些不服气,“清魂,马上传信楼内长老。我们需要觅迹灵兽的驰援。否则,过了三日便只能由他去了。”

“是!”灰衣修士原来名叫清魂。

再看,清魂双手结印。

他的身前出现了一个小型的传送阵,然后一道灵符信笺从他的储物袋里飞了出来,直接消失在传送阵内。

“他一路往南,估计多半也是奔着古钱秘境的开潮去的。我们暂时也就一路向南吧!碰碰运气,觅迹灵兽应该很快就会送到的。”灰衣女修道,“若是错了,咱们再回转。”

“好!”灰衣清魂点头应道。

说罢,两个人的脚下,分别出现了一道颇大的贝壳。那是九幽世界比较常见的一种飞行法宝。

天真明媚阳光少女暖暖私房写真

嗖——

两个人心念一动,瞬间飞出百里。

…………

而北乾城外的另一个角落。

白衣少年离北寒目视着两个灰衣修士走远,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一个不死初期,一个不死中期竟然也想杀苏墨?

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要杀苏墨,至少葬神境的修士,才可能做到。

红尘阶段,苏墨绝对无敌。

墨魂楼,真敢动苏墨,恐怕要大难临头了。

此时,离北寒身侧的虚空微微波动。一个身影,渐渐幻化而出。那是一个身穿白袍,头发花白,皱纹堆累的老者,而且他竟然是一个驼背。

头脸瘦长,佝偻着身子,高耸的脊背。

那白衣老者看上去,像是一个白色的骆驼。而他名字,也的确就是白骆驼。

“少爷!”

白骆驼冲着离北寒拱手施礼,嘴角带笑。

“骆驼,一会儿你跟上那两个墨魂楼的修士。”离北寒道,“但是,不要打草惊蛇。留着他们,也许还有用。”

“是!”白骆驼点头,然后又问道,“那少爷,您不去古钱秘境了?”

“不去了。乾宫部开潮,毕竟是小事。天浮城的情况,自然有人反馈。”离北寒笑了笑道,“我要找的东西,应该都在中宫部的九幽冥城。趁着开潮,我正好去冥城转转。古钱秘境,就交给你了。”

“少爷放心。老奴定然把一切办好!”老者骆驼一笑。

“你办事,我当然放心!”离北寒又笑了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何况,那还不算两只螳螂!苏墨,你要多留意。”

“那老奴就先告辞了!”骆驼点了点头。

离北寒也点了点头。

那骆驼老者,略微一低头,然后幻化消失。

离北寒望着这几波人离去的方向,略微驻足了一会,然后自然自语道:“苏墨,你的身上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愿,一切是吉非凶。”

先是一皱眉,离北寒貌似想到了什么,但是又摇了摇头。随即,他也原地消失。

…………

古钱秘境,在乾宫部的东南部。

准确地说,它在乾宫部与中宫部的边界附近,但是它属于乾宫部。

那里有一个古镇,便叫古钱镇。当开潮之日,整个古镇都会被苦轮地海覆盖,然后变成秘境的入口。

而潮退之后,古钱镇又会完恢复当初的模样。

这一点,很是神奇。

原本,古钱镇的规模不大,但是随着赶潮的修士越来越多,其规模便越来越大。虽然不如一般的仙城,但是绝对不是一个小镇。

离开了北乾城后,苏墨便没有在乾宫部的其它地方过多停留,只是偶尔简单看看。路上,并没有太耽搁。

所以,当他到达古钱镇的时候,距离开潮的日子还差七天。

如今,古钱镇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修士。这些修士基本上都是化魂、神劫级别。他们早点来,做好万的准备。

而不死境的修士,一般都是开潮当天才会赶到。

据说,开潮后古钱秘境乃是另一个时空。其地域极为广阔,而化魂、神劫级别的修士,只能在古钱秘境的外围活动。

唯有不死境的修士,才能深入秘境的深处。当然,越往深处去,获得机缘的可能性越大,得到的宝物可能也更高级。

可以说,化魂、神劫与不死境之间,根本没有竞争。

古钱镇,很热闹。

苏墨来得不算晚,但是好不容易才在一家客栈找到一个不大的房间。其实,苏墨也不是一定要找一个客栈,只不过他想尽量低调一些。

有个客栈,也算是一个容身之地。

一个住小客栈的化魂初期,几乎不会被人注意。苏墨在这客栈,安然住了一夜。没想到,第二天便被店里的伙计敲开了房门。

“前辈,打扰!”那店伙计乃是一个结丹中期,满脸堆笑。

“有事?”苏墨问。

店伙计感觉苏墨的语气有些冰冷,不易接近,忙道:“前辈,你是来赶潮的吧?”

“是!”苏墨点点头,脸上还是没有太多的表情。

“呃?”店伙计总感觉站在苏墨面前有点发寒,“前辈既然是赶潮的。我长话短说,我是帮着一些赶潮者发传卷来的。古钱秘境,危险重重。如果大家能聚在一起进去,毕竟有个照应。这是传卷,您如果有兴趣,便去看看。若无意,便当小的没来过。”

店伙计说完,便从怀里拿出一摞羊皮卷,抽出一张递给苏墨。

苏墨接了过来,淡淡地说了一句:“知道了!”

店伙计尬尴地笑了笑,然后转身便去了别的房间。

苏墨则关上门,展开手里的传卷。

其实,所谓传卷,类似于传单。

赶潮的修士很多都是散修,不属于任何门派。其中一些修士为了安,便自发组织起来,然后在古钱秘境里相互照应。

这样组织起来的修士,多则三五十人,少则三五人,各有名号、要求。

北乾客、云中盟、牵缘行者……

苏墨扫了一眼那羊皮卷上的各种组织的名字及要求、聚合地点等,不由冷冷一笑。他对这些不太感兴趣。

恢复了部分记忆之后,苏墨更加喜欢独来独往了。

可是,这个时候,一个组织的名字吸引了他。

三界星河!

发起人:残生;要求:无;聚合地点:古镇破庙。

苏墨微微一挑眉。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