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只能听声音吗

“师叔——我师父现在何处?他老人家也太不负责任了,扔下一册道法就走了,一转眼都几年没有见人人影了,真是应了那句话那叫做神龙见首不见尾!”听着于吉的意思是来相助自己的,而且在扬州的时候就要借助郭嘉还拜会自己,只是自己有急事临时离开,最近得知周瑜要处理山越的事情便在这个必经之路上等候。之前郭嘉的白发于吉其实和这个眼前是同一个人,他们修道之人多少有些驻颜术,要不然如何让人能相信自己有神仙道法。

于吉已经开门见山的说是他师兄左慈派他前来帮助周瑜的,周瑜心里面对他们三兄弟要做的事情很清楚,张角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不过他现在能不动神色最好还是不动神色,起码他确定了两件事那就是于吉不知道自己孪生兄弟死在谁手上,二是他现在有山越一带详细的地理位置图。不管于吉现在处于什么目的,这个地形图是周瑜最需要的,毕竟前世他也不是专门搞地理的,这一代的地形他只是记得一个大概形状,具体的还真的不清楚该怎么走!即使他的商队对于各寨的分布也是一个粗略的据点,想要平定山越那么就需要先将这三十六寨的人马数降服,否则接下来的还会有所反复。这个时候他到是可以选择和于吉合作一把,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只要自己牢牢地掌控好扬州的势力,像如今没有丝毫军力的于吉左慈是不会拿自己怎么样的!

“我二师兄近年来又收下一个小徒弟,他也是天资聪慧,你师父忙于教导你的小师弟没有时间外出,特意嘱咐贫道前来助你一臂之力。这一次你的计划怎么收服这些山越?”于吉从饭馆开始就跟着周瑜他们,不够二人一路上交谈都是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就算周瑜是左慈的弟子也不能接触他们核心的东西,现在周瑜的能力已经进入他们的考核范围,还有他无意之间劫走的黄金还得想办法要回来,至于他的孪生兄弟的死是否与周瑜有关,这一切暂时无法确定,当时在洛阳受五石散控制的人有不少,鱼龙混杂的势力也不少,于吉现在要做的就是借助左慈这条线先取得周瑜的信任。只是周瑜好像相信自己,却有什么都不跟自己说,而他的跟班周安还有乔小美也都是沉默寡言,难道他们发现了什么?

“小师弟?师叔你可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左慈这个老家伙接近自己果然没有什么好心,待在洛阳满打满算也才是一个月,就给自己扔下一本阵法图册之类的东西就走了,现在居然有心思教徒弟,看来之前也是算作一个试验品,不过好歹自己现在混得风生水起,才来找自己——想到这里周瑜顿时来了一肚子的火气,想当初自己还真的以为左慈是一个仙风道骨济世安民的好人,自己都对他行了拜师礼的时候他都是不屑一顾,闹了半天自己在人家仙师眼里面屁都不是。什么狗屁的记名弟子,那就是跟炮灰一样的存在,看来这老东西想要从这里得到什么好处?那么之前说什么天命所归也是忽悠自己的,周瑜觉得自己实在是给穿越前辈们丢脸,自己竟然还相信了他的话。

“对——这个小师弟是你师父最后一个关门弟子,贫道也只知道你师父天天的叫他小死马?眼看着就到会稽郡了,你是否安排好一切?有什么需要师叔帮忙的尽管开口——”于吉有些诧异周瑜不关心他的师父,反而会关心他的师弟,不过他也没有细问这些事情,他这个左慈师兄收的记名弟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最有本事也就是眼前的周瑜。他也不由的不佩服师兄的眼光,随随便便的收一个记名弟子都能成为一方刺史,现在教的这个关门弟子更加妖孽,不管你说什么什么他都是微微一笑,不和你争不和你抢,但是时常手里面玩着一直乌龟,于吉一开始以为这个师侄是个傻子?还嘲笑了左慈半天,哪知道这个师侄看了他一眼,一句师叔若是不能收敛自己必定死于非命!气的于吉差点跳起来抽这个小混蛋,不过有左慈在,自己这个做长辈的不能以大欺小,只能是来周瑜这里寻找平衡。

可是等自己来了扬州之后想要见周瑜,可是死活就是见不到,而且扬州豫州的据点接连被人捣毁,而动手就是周瑜这位师侄!还把一笔黄金送给了张曼成,等于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自己派人去要的时候也是灰头土脸的回来。这些说出来实在是有些丢脸,没有办法他回到扬州蛰伏起来,周瑜一回到扬州的消息传来,他便密切的让人盯着扬州刺史府,周瑜他们悄悄地出府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按照他的猜测周瑜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解决山越的事情,这或许是一个自己的转机,他一定要凭借这个取得周瑜的信任,也许将来他要比左慈发展的好,一个记名弟子和嫡传弟子他心里面在冷笑,他有心思让周瑜成为自己的嫡传弟子,让二师兄和大师兄看看他们是什么眼光!

“小司马?师叔这个是什么名?复姓司马?还是小名死马?”周瑜听到司马的时候,想起来一个三国时期最后的赢家,那就是号称冢虎的司马懿,他可是熬死了曹操曹丕曹睿三代雄主,到了曹芳手上才开始发动政变,一举夺下魏国大权!最后他司马家族建立了晋朝,如果真是他的话那么自己可要小心了,左慈把自己当做记名弟子,将司马懿当做低传弟子,可见他的天资必定在自己之上。周瑜考虑是不是自己该派人搜索一下三国时期与司马懿比肩的诸葛亮,不过算一算时间自己早出生了几年,他们现在估计还是小屁孩!郭嘉程昱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辅佐自己三四十年不成问题,回头问问郭嘉的好友戏志才荀彧荀攸联系的怎么样?他们来到自己麾下的话那可是能让自己高枕无忧。不过他还是先确定一下这个小师弟是不是司马懿。

“不清楚——你师父的口音很重,我也没问!反正就是听见他小死马小死马的叫,应该是绰号——没有那个人会叫这个名字!”于吉见到自己问了周瑜几次山越的事情都被他个岔开,所幸对于周瑜的问题他也不想回答,总不能自己这个长辈舔着脸说我要为你效力吧?

“师叔——您是世外高人,反正我师父把我当做记名弟子,也没有教过我什么本事,不如你直接来扬州做我扬州的仙师吧?一是能够指点我的武艺和韬略,二是能够指点百姓一心向善,三是您老人家见多识广道法高深,山越之行还得您老人家出马,要不然你也知道这个天下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乱了,师侄我可不想让自己屁股上时刻坐在火炉上!还有咱们在扬州不能让他们知道咱们的关系,这一点有些难办!”周瑜眨眨眼就知道于吉这是再恼怒自己,不过于吉应该有自己的渠道和人手,狐狸再狡猾他也是一个老狐狸,现在他的暗卫暗影有了足够钱财的支持,渗透的力度非常大,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顺着这条线查清楚这老东西的手下,或许还能顺藤摸瓜找到南华和左慈。知己知彼才能将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

“如此甚好——修道之人没有那么多讲究,人多时候你就叫我于道长,没人的时候你就叫我一声师叔就行!你就放心——扬州这个地界是师侄你的地盘,师叔一定会竭尽力帮助你将那些山越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对了——师侄你是不是只学过一部分阵法韬略?师叔这里有一个压箱底的功夫你一定喜欢学——”周瑜这么上道让于吉心里面非常的高兴,他有的绝技里面有一个就是用来不行赶路的,这也是演义里面用来戏弄的孙策的一种步法!周瑜给出来的条件可不低,等同于扬州第二的地位,让于吉如何能够不兴奋——

老东西——高兴的有些早了吧?什么仙师国师之类的人物都是有名无实的权威,况且南华左慈于吉只是道法高深有些阵法韬略武艺伴身而已,并不是真的成了神仙,只要他还是人周瑜就不怕,后世一句很流行的话那就是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混蛋再一砖头撂倒!

清甜美女午后休憩

Tags: